上海討債公司

聯系電話:13588830720

站內公告:上海尊雄財務咨詢公司是一家實力雄厚、權威合法的討債公司,專業為上海市企業和個人提供各類商賬、賴賬、死賬、三角賬、應收賬款、借款、欠款、工程款、貨款、疑難債款等追收服務

上海尊雄財務咨詢公司

孫經理:135-8883-0720

上海市區皆有服務點

當前位置: 首頁>收賬案例

杭州桐廬一家五口,4個人是老賴-上海要債公司新聞

發布人: 上海討債公司-上海尊雄財務咨詢公司   發布地址:http://www.3239276.live/   文章熱度:1158

  杭州一家五口,4個人是老賴:桐廬的朱某今年35歲,和父母妻子住在桐廬某小區,這個小區因為設施高檔,配套完善,在桐廬當地頗有名氣。


  朱某的兒子剛滿14個月,一家人除了這個孩子,都是失信被執行人(老賴)。

下載 (15)

杭州一家五口,4個人是老賴


  上海要債公司了解到前天晚上6點半,桐廬法院執行局來到小朱父母家,敲門,小朱母親開門見到眼前的人,馬上想把房門關上,執行人員已經走進房里。


  “你們去找我兒子啊,干什么來找我們,家里就我和老太婆。”房子的男主人——小朱父親坐在沙發上把茶幾拍得邦邦響。


  朱母緊緊地抱著孫子,背對著法官坐在沙發上,開始干嚎。


  這套房子有150多平米,四室兩廳,按照市場價算,價值在300多萬。


  “我們是桐廬法院執行局的,根據《民事訴訟法》248條對你們的房子進行搜查,這是搜查令,請你們配合。”法官拿出搜查令。


  這戶人家的兒子小朱,2018年2月向泰隆銀行借款40萬元,2019年1月15日到期,小朱的妻子和父母為他做了擔保。


  合同簽訂后,泰隆銀行依約發放貸款。但截至2019年2月20日,小朱只歸還借款本金1萬多元,尚欠借款本息39萬多元。


  2019年3月,泰隆銀行起訴至法院,經審理判決要求小朱及擔保人償還借款。


  上海要債公司了解到但無論是小朱夫妻,還是老朱夫妻,都沒有按時還錢,泰隆銀行隨后申請強制執行。


  桐廬法院將被執行人朱某、妻子張某某、父親朱某某、母親尹某某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


  桐廬法院在查詢小朱一家名下的財產時發現,小朱名下無房,他父母名下有一套房子,一家四口銀行賬戶里僅有3萬元左右。小朱、朱父名下各有轎車1輛。


  而法官了解到,朱某一家是拆遷戶,2016年下半年拆遷補償了兩百多萬,買了兩套房兩輛車。在2018年小朱向泰隆銀行借款后,就將其名下的一套房變賣,價格在150多萬,在這之后,他還將父母名下的這套房向其他債權人抵押了100萬。


  執行立案后,法院依法向他們發送了執行通知書、財產報告令、傳票等相關材料,但僅有小朱妻子一人前來法院配合處理案件,其余三人經法院傳票傳喚拒不到庭,法院郵寄的材料也均拒收。


  執行期間,小朱將還款日期一拖再拖,還拒不申報財產。


  因為拒不申報,他已經被桐廬法院司法拘留7日,并扣押其名下車輛1輛。據小朱交代,他身上還有三四百萬的欠款。


  之后,執行員曾給小朱的父母打電話,一聽是法院來電他們就掛電話。


  考慮到當事人的孫子還小,女執行員決定先把孩子抱過來。


  朱母尹某某直接趴到了沙發上,把孫子擋在身下,一邊將執行員的手甩開,一邊大聲罵人,孫子哭得更大聲。


  “當心小孩,當心小孩!”女執行員趕緊說。


  尹某某對執行人員大罵。


  “坐下來好好說啊。”執行人員說。


  這邊,朱父突然激動起來,從沙發上隨手拿出一個東西,要沖過來打,卻被隨行的法警制服。


  被法警制服后,他還不服氣,“把我銬起來啊!”結果,真的被法警銬了起來。


  因為妨礙執行,朱母和朱父都被法警帶走,孫子由女法警通知小朱的妻子來接管。


  在接下來的搜查中,法警和執行員在兩間臥室內找到了一些首飾和一件保健品,一些紀念幣、銀行卡、一瓶茅臺酒和兩瓶XO洋酒。


  朱某家中被查封的財物


  晚上7點左右,小朱被執行員從看守所帶到了現場。


  他漲紅了臉:“今天到底怎么了,我關也關了,為什么你們還要到我家里來?”


  朱某被執行人員帶走


  “因為你沒有履行還款義務,我們依法對你的住所進行搜查。”


  小朱反駁:“你們把我抓進去了我哪有時間還錢。”


  “起訴到現在都好幾個月了,你都沒時間還錢嗎?”


  小朱不說話了。


  幾分鐘后,小朱的妻子到家,妻子張某某今年27歲,河南人。


  問她小朱平時是個什么樣的人,她說:“不好的人。”


  她抱著孩子,神情平靜,她說自己和小朱是在2016年上半年認識的,小朱因為家里拆遷,著急結婚,兩人認識不到半年就閃婚了。


  “沒想到結婚后,他把很多錢弄沒了,讓我也負了很多債,有個幾十萬。”


  “那他平時都在做什么?”


  “我不知道他平時都在做什么,他做什么都不跟我說,他都是滿嘴謊話的,沒一句真話。他幾個月沒回來,偶爾回來幾次,我們現在分居很久了。”


  “之前法院、銀行來,不管我丈夫做對做錯,公公婆婆都是包庇兒子。我跟他們講道理,也溝通不了的。”


  為什么會幫丈夫擔保?


  “擔保的時候,我們也結婚不久,我還懷著寶寶,他說要去做快遞公司,要投一兩百萬,我也考慮到為了過日子,就同意了。但是據我后來知道的,沒有這回事。去年,他去了幾趟香港或者澳門,可能是**了。”


  “小朱說還借給你的親戚不少錢,有這回事嗎?”執行員問。


  “沒有,反而是他問我親戚借了錢,我還有證據。”


  張某某還說丈夫之前也讓她向朋友借錢,后來就不還了,只能她去還。


  “有時候我也很無奈,我要是能償還的話我也會還,現在欠了這么多錢,我每個月工資到手后,只留一點零用其他都用來還債。”


  7點20分左右,她在搜查筆錄上簽了字,對執行員說:“麻煩你們,真的是很對不住你們。”


  因孩子還小,張某某被允許留在家中照顧孩子。


  執行法官表示,將評估搜查到的物品價值,如果不足夠抵消朱某債款,將考慮將擔保人朱父名下的房屋進行拍賣。


  據初步估計,朱父名下的房產市場價值在300萬左右。


  據小朱陳述,他無固定工作,近幾年做的幾次投資也都打了水漂,以父母、妻子作擔保或直接借款的方式從一些金融平臺貸出資金,這筆錢又用于新的“投資”或借款給朋友。其間貸款金額“滾雪球”似的越積越多,經調查,朱某一家目前在泰隆銀行、農商銀行以及其他借貸平臺、機構貸款已達三四百萬元,均為借款人或擔保人的身份。


  目前,鑒于擔保人朱某某和尹某某拒不申報財產的行為,桐廬法院對其各罰款1000元;鑒于尹某某拒不履行且阻礙執行工作的行為,法院對其作出司法拘留十五日的處罰。


  據了解,6月20日桐廬法院開展的“雷霆出擊,夏日攻堅”專項執行行動并在網上進行直播,通過直播平臺,網友在觀看直播的同時,還可以實時評論。


  截至6月21日下午2時,共有上萬條評論。多數網友表示:“老賴還這么神氣?堅決打擊!”“這樣的老賴多抓點。”不少當地網友表示:“估計這個小區的居民要討論兩個星期,這樣的出名可不好。”


  專項行動執行后,截至6月21日下午3時,已有7名被執行人主動來到桐廬法院,共計履行案款52萬余元,另有1名被執行人主動向法院交付了車輛。


關鍵詞:杭州,桐廬,一家五口,4個人是老賴,上海要債公司

Copyright 2018 上海尊雄財務咨詢公司 版權所有 嚴禁復制
孫經理 :135-8883-0720    地址:上海市區皆有服務點    
技術支持:廈門智云互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上海尊雄上海討債/清欠公司公司介紹:上海尊雄上海討債/清欠公司是上海專業的信息免費查詢平臺,包括上海討債/清欠公司討債知識、債務法規、債務問題,尋找上海討債/清欠公司咨詢相關信息,請到上海尊雄討債公司。
东方6十l中4个有奖金